浦东生产线第一架ARJ21飞机首次生产试飞
来源:浦东生产线第一架ARJ21飞机首次生产试飞发稿时间:2020-03-28 16:35:25


由此,我们不能再小觑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能力了。

研究者发现,各类密切接触人群的感染率中,按照密切接触者与病例的关系进行统计,密切接触者中,以朋友/香客感染率最高(22.31%),其次是家庭成员(18.01%)。医务人员密切接触者未发生感染。除去“超级传播者”事件相关发病数据后,朋友的感染率降至为15.69%,低于家人的感染率(17.54%),感染率居第二位。

“在我们这边的一些村子里,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消失了。许多七八十岁的人去世了。有些孩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祖父母了。在有的村子里,你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这是50岁的丹尼尔·莫扎尼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内容,他住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城镇贝加莫。

研究者对各类密接人群不同接触方式进一步分层分析发现,家人主要通过共同居住(18.07%)和聚餐感染(11.75%);亲戚(4.73%)主要通过聚餐感染;朋友(包括邻居)之间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户外对话(20.00%)、聚餐/会客/娱乐(12.50%)和乘坐同一交通工具(4.55%)感染;一般人群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与病例同处一个诊疗大厅(1.94%)、同一个超市、市场购物等(0.56%)感染。

这一点的研究与北京市疾控中心的发现有相同之处。3月22日下午,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亲属密切接触者中的续发率达到17%,明显高于其他社会关系的密切接触者3%的比例。家庭聚集性疫情占绝大多数,高达86%,涉及病例数最多的家庭聚集性疫情达到7人。目前有大量境外来京旅客,一旦发生感染返回家中,将会有较高的风险传染给家人。3月28日12时至18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6例(其中重型3例、普通型15例、轻型7例、分型待定1例;中国籍22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在新冠疫情刚暴发时,意媒一直强调“这种病毒高发于老年人”,这导致病毒没有受到重视。很快,伦巴第、艾米利亚—罗马涅和威尼托有将近2/3的养老院有老人感染病毒。面对如此高的患病率,有媒体打出“我们必须选择治疗谁、不治疗谁,就像在战争中一样”的大标题。

“军队看到一些完全被遗弃的老人,甚至一些已经死在了床上。”西班牙国防大臣23日描述的疫情惨状令人惊愕。这两天,一位意大利72岁神父将呼吸机让给年轻人后去世的故事,也令人不胜唏嘘。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沦陷,33亿人遭受封城,而在这场危机中,老人是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医疗资源的不足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这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那些疫情严重的发达国家,真的到了必须牺牲老年人的程度?《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记述了疫情冲击下所在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