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女子入境后拒隔离拒报备 还自驾去广东被查处


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可能是买的,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但不论怎样,未经授权,获取公民面部照片,并出售获利,是违法的。而从网络上爬虫,或者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是如何实现的?又是否违规呢?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没有作出解释。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化名)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通过爬虫技术,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网上就可以下载。还有一些,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至于直接从朋友圈、微博获取照片,据我了解,目前实现不了。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圈内流通,不断丰富图集,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明成说。上述律师表示,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胡钢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对于肖像,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就算侵权。”胡钢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比如明星的图片,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存在一定风险,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03 3月25日,由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至南昌的QD704航班于14:10抵达昌北机场,机上乘客167人、机组成员6人,机组成员未下飞机直接返航柬埔寨。

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只是表示“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而且都是年后(拍)的,时间很新,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该卖家说:“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你确定要的话,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都在网盘里,随时可发链接。”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据该卖家介绍,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3月25日晚,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15名乘客进行了初步诊查,其中3人症状为发热,12人为咽痛、腹泻或精神状态不佳等。医院即对15名乘客全部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胸部CT检查。3月26日上午,15名乘客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均为阴性,且胸部CT无病毒性肺炎表现。目前,15人中有13人体温正常,已专车安排至隔离点继续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医学观察,其余2人因发热症状,仍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留观病房诊治观察。

据报道,死者为36岁的纽约大都会交通署员工。16名伤者中4人伤势严重。其他伤者中,有5人为消防员。大火从一辆驶入该站的北向2号线列车中燃起,纽约地铁1、2、3号线运营因此中断,该区域街道也被关闭。疫情之下,戴口罩成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或在办公场所的必要“装扮”。不过,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打卡考勤或者发在社交平台上戴着口罩的脸部照片,正被一些人搜集并在网络上兜售。有卖家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我手里有几十万张戴着口罩的人脸照片,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消防员抵达地铁站后,发现地铁车厢仍在燃烧,地铁站内充满浓烟。

南昌海关在对167名乘客进行查验健康申报卡、体温筛查及医学巡查时,发现有15名乘客(其中江西籍4人、外省籍11人)分别出现发热、咳嗽、咽痛、腹泻等症状。当地疾控部门立即将该15名乘客专车转运至定点医疗机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排查诊治,其他152名乘客全部由专车转运至隔离点,按照国家规定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医学观察。

该航班167名乘客抵达南昌后,我省按照疫情防控有关规定,全程实施了闭环管理,严格防止社会传播风险。

该卖家口中的“爬”,指的是“网络爬虫”,即按照一定规则、自动抓取网上信息的程序或者脚本。有人将爬虫比喻为探测机器,模拟人的行为去不同网站溜达,再将看到的信息背回来,“就像一只虫子在一幢楼里不知疲倦地爬来爬去”。

网上获取人脸照片违规吗?

“戴口罩的人脸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